“長江五號發現目標!”“長江五號雙捕完成,遙外測信號正常!”觀看過神舟飛船發射的人或許都聽到過這些熟悉的口令,但很少有人知道下達這些調度口令的是總裝備部某基地幹部黃亮。
  如今,這個優秀的青年軍官再也不能值守在他心愛的工作崗位上了。黃亮2006年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後來到總裝備部某基地測量船大隊工作,成為一名執行航天遠洋測控任務的年輕軍官。
  今年5月,他因罹患惡性腫瘤不幸去世,彌留之際留下遺言,將自己的腎、肝、肺和眼角膜捐獻出來。他的骨灰被安葬在長江邊的江陰花山公墓,如他所願,可以一直守望著測量船出海、凱旋。
  多想再看一眼留戀的世界
  1984年3月,黃亮出生在湖南省靖州苗族侗族自治縣一個苗家山村。出生那天,村裡破天荒通上了電,父母高興地給他取名叫“亮”。
  人如其名,黃亮總是將陽光、溫暖帶給他人。
  2004年,總裝備部首次在上海交通大學選拔國防生。黃亮當時在計算機系讀大二。國防生選培辦主任耿梅娟至今記得黃亮報名時的情形。
  得知這個計算機系的高才生有志從軍,耿梅娟剛開始有些疑慮:“計算機專業的學生,畢業後都是搶手人才,薪酬都很高,部隊可提供不了那麼優厚的待遇。”
  “老師,我當兵不是為了找工作。聽軍校的同學說,部隊極缺計算機方面的人才,去了照樣可以乾一番事業。”黃亮說。
  就這樣,大三那年,黃亮如願以償成為上海交大首批國防生。學習之餘,他堅持勤工儉學,還把掙到的補課費、領到的助學金,分成好幾份,借給家庭困難的同學。
  分配到總裝某基地測量船大隊後,黃亮的愛心善舉仍在延續。工作第一年,他向所在部門團支部書記鄒惠之建議,號召大家少抽一包煙、少喝一瓶酒、捐出一份零花錢,建立一個愛心基金,用於幫助那些家庭困難的人。
  測量船出海期間,黃亮每天下午都拎著大號垃圾袋,挨個艙室回收塑料瓶、易拉罐,等船靠岸後賣廢品。有時,一趟出海下來,能撿幾千個瓶子。
  那年,一部講述孤兒故事的電影《暖春》正在熱映,大家商定,這個基金的名字就叫“暖春”。8年來,“暖春”愛心基金累計資助江陰兒童福利院的孤兒和殘障孩子5萬餘元。
  黃亮對他人、對社會的愛心,同樣贏得了大家的關愛。2013年3月,他被確診罹患一種罕見的惡性腫瘤,基地官兵紛紛伸出援助之手,先後捐款20多萬元。
  彌留之際,黃亮向家人提出捐獻器官的想法。他勸慰父母,“火化了就沒什麼用處了,我不想做沒用的人”。他又對愛人吳林玲說:“玲玲,如果我死了,心臟還在別人身體里跳動,你一定會感到欣慰的。”
  5月7日,經過艱難痛苦的抉擇,家人決定完成黃亮的心愿,含淚在器官捐贈協議上寫下:無償捐獻腎、肝、肺和眼角膜。
  多想再看一眼眷戀的事業
  黃亮畢業分配那年,新一代遠洋測量船正在建造,他和戰友們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到造船廠參加線纜安裝調試。
  走進江南造船廠的船塢碼頭,第一眼看到長200多米、寬20多米、高40多米的鋼鐵巨輪,他就被“震”住了。老船員們告訴他:“鋼結構艦船服役期一般是30年,祝賀你們成為這艘船的第一代船員!”
  測量船上一共有3456根電纜,總長度數十萬米。黃亮跟著師傅們每天爬天線、下船艙、鑽管道,一根一根測試,逐段逐段檢查。密閉的船艙里,當時還在進行焊接作業,氣味刺鼻、粉塵瀰漫,戴著口罩進去半小時,白口罩就變黑了。
  靠著勤奮,黃亮很快掌握了船上6個崗位的專業知識,成為小有名氣的“崗位通”。2009年,他在新船員中第一個被選為作試參謀,當上了測量船的“0號調度”。
  在測量船上,“0號調度”是負責協調全船各系統執行航天遠洋測控任務的指揮員,25歲的黃亮在這個崗位上表現出超乎想象的成熟和穩重。
  每次任務準備期間,他都要提前熟悉各個戰位的任務分工,擬制調度指揮方案;任務實施時,他要眼觀六路、耳聽八方,科學準確地進行指揮調度。
  愛人吳林玲知道,黃亮對作試參謀這個崗位看得很重。夫妻倆的悄悄話里,他曾不止一次說起過,“全船集合點名,作試參謀總是站在第一排,第一個答‘到’的就是我!”“船在大洋里迎風破浪,0號調度就像是在指揮千軍萬馬,那感覺特爽!”
  2010年9月,我國一顆通信衛星發射後突發故障,必須實施緊急搶救,跟蹤衛星最近的測控點正是黃亮所在的測量船。可當時,測量船已在大洋漂泊了40多天,船上的給養消耗殆盡,正準備透劭誆垢�
  軍令如山,測量船臨危受命,全速駛向發令海域。黃亮和戰友們連續奮戰30多個小時,規劃航線、制訂方案、科學調度、實施指揮,為成功發送指令、緊急搶救衛星立了大功。
  黃亮熱愛測量船上的工作,2013年年底,他的病情急劇惡化,腫瘤沿著脊柱蔓延到腦部。領導和同事們到醫院看望他時,黃亮無限遺憾地說:“對不起大家,不能再為部隊工作了。”
  多想再看一眼依戀的愛人
  黃亮和吳林玲是初中同學,又同為苗裔,黃亮考上了上海交大,吳林玲則在北京的中國政法大學讀書。直到大學畢業,倆人才確定戀愛關係。
  黃亮被分配到位於江蘇江陰的總裝某基地測量船大隊工作後,吳林玲辭去已經在深圳找好的工作,來到了江陰。
  辭職容易,再找一份合適的工作卻沒那麼容易。雖說中國政法大學的畢業證含金量很高,可吳林玲還是飽嘗了找工作的艱辛。
  部隊規定,男軍人25歲才可以結婚。2009年25歲生日那天,黃亮便迫不及待地拖著吳林玲去領了結婚證,當著很多人,他大聲對妻子說:“你是我這輩子最寶貴的生日禮物。”
  早起去上班,他穿好軍裝、戴好軍帽,對著鏡子調整半天,然後回頭對愛人說:“小姑娘,你可真有眼光,看你老公穿上軍裝多神氣!”
  有一次周末,他起床後就忙著收拾家務,一邊拖地一邊哼著歌,忽然很嚴肅地說:“老婆,我要改名字,以後就叫叮噹。”原來,他一早上哼的歌就是《鈴兒響(想)叮噹》。
  每次下班回家,他總是連蹦帶跳地闖進房間,滔滔不絕地跟愛人講述部隊的趣事:測量船官兵出海,把冰凍帶魚叫“尚方寶劍”,因為它凍得硬邦邦的,簡直能夠削鐵如泥。船上開飯前要組織唱歌,他知道船員們辛苦勞累、想早點開飯,每次他指揮唱歌都唱《加強戰備準備打仗》,因為“這歌最短”。
  平淡的生活是那麼甜蜜,沒想到死神卻在悄悄逼近。
  2013年3月,黃亮被確診罹患了骶骨惡性周圍神經鞘膜瘤。十幾個小時的手術,他咬著牙一聲沒吭。可是,當醫生告訴他,脊椎大部神經被切除後,他可能會終生癱瘓、不能再有孩子時,黃亮卻哭了。
  他多想和吳林玲有個孩子啊!每次在家屬區散步,他總愛抱起戰友的孩子親了又親。倆人2009年領了結婚證,可因為連續出海執行任務,直到2012年才舉辦了婚禮,離開測量船的崗位上了岸,卻又遇到這晴天霹靂。
  有一天,黃亮硬下心腸對吳林玲說出了那句話:“咱們離婚吧!”
  “胡說什麼,你答應過我要陪我白頭到老的!”吳林玲強忍住淚水,岔開話題。
  手術後,黃亮大小便失禁、下半身失去知覺,看著忙前忙後憔悴的愛人,他更感愧疚:“玲,還是離婚吧,我願用自己的一切給你幸福,我不願拖累你。”
  去世前,黃亮曾告訴吳林玲,“我到最後的時候,你一定要到病房外面去,我不想你害怕。”
  但這次,堅強的愛人沒有聽他的話,他們手牽著手,走到了黃亮生命的終點,那終點,黑暗中隱隱透著光亮,寂靜中飄著一縷歌聲——
  “讓我再看你一眼,看你那流滿淚水的臉;讓我再看你一眼,我要把你記在心間……”
  黃亮走了,他用另一種方式活著。  (原標題:“讓我再看你一眼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e11eektjt 的頭像
ee11eektjt

andy kwok

ee11eektj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